明報 | 法政隨筆 | 湯家驊

 

 

我來自窮困的家庭、艱辛的年代,相信比很多年輕人更了解窮的滋味。2004 年毅然從政,為自己訂下了三大目標:一、爭取政改;二、推動競爭法;三、爭取最低工資。很多人不明白,你是成功的大律師,最低工資與你何干?我總是笑而不答,心裏想你沒窮過,所以可能不知道一分一毫的意義。

 

籌辦創立公民黨時,我們被喻為「藍血政黨」;這稱呼沒有錯。當時我是黨內經濟支部主席,提出要把最低工資納入黨綱內,卻被支部黨員大會否決。第二年再試才勉強憑幾票之差通過我的動議。在立法會通過條例時,我是唯一一位議員在議事廳全程通宵辯論直至最後一天早上6時半目睹條例通過才離開,所以對這條例特別有深切感情。

 

不少人說每兩年提高最低工資會推高通脹,不利於香港經濟發展。不明白這論點從何而起,領取最低工資的人數只佔整體勞動人數0.6%,而且這人數在過去13 年更不斷下降,最低工資水平亦與整體勞工薪酬中位數距離不斷擴大。把通脹歸咎於最低工資實在太不公平了。再者,為了對處於水深火熱的人略盡綿力,便是真的略為推高了通脹又如何?

 

事實是,有誰會渴望領取最低工資?4 人家庭的綜援金額數目比兩口子一同工作領取最低工資更多,致令不少年輕人寧願躺平也不融入社會工作,那最低工資維持於低水平有用嗎?明白老闆要賺錢,但試想想,最低工資每月只增加兩三百元,真的會要你命嗎?你們的社會良心去了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