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指數 (2018年2月)

香港回歸20週年,民主思路著手進行「一國兩制」概况的民意調查及編製指數,供社會人士及決策者參考。指數的數據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我們委託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進行有關「一國兩制」的民意電話調查,另一方面參考國際性的自由指數及民主指數,就香港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的比較。 

國際性的自由指數及民主指數涵蓋全球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昰維持香港的自由及民主是「一國兩制」的重要部分,與民調評價編製的指數同樣具參考價值。 

研究結果撮要 2018年2月

「一國兩制」概况:民意調查及指數編制

第二次報告

項目負責人:宋恩榮教授(民主思路理事)

本研究結合從民調評價編制的指數及從國際機構評價編制的「自由民主指數」,編制成「一國兩制指數」。

指數:

 6.51

回歸20年,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評價,一直未有一個客觀的量度。在2017年年中香港回歸20週年之際,民主思路首次發佈「一國兩制」指數,作為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的客觀評價。該指數為以下A、B兩項指數的平均值:

  1. 指數A為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評價指數,我們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就「一國兩制」的各個層面進行第一次電話調查,
  2. 指數B為「自由民主指數」,取自國際智庫對自由和民主水平所編製的指數。

在本報告中,我們:

  • 於2017年12月委託進行第二次電話調查,以修訂的問卷編製指數A;
  • 根據國際數據更新了指數B,以反映2016年的情況(由於收集國際數據存在時差,大部分在第一次報告中採用的國際指數僅反映了2014年的情況);及
  • 推出嶄新的「一國兩制」輿情指數,使用大數據技術衡量1998年至2017年底香港報紙對「一國兩制」的情緒,以反映新聞情緒對民意的影響。

第二次報告中,指數A與B的分數(0至10分)分別為4.988.04分。更新後的「一國兩制」 指數為指數A與B的平均數,即6.51分。第二次報告的「一國兩制」指數亦同樣不能與第一次報告直接比較。按完全可比的口徑來比較,指數由第一次報告的6.46下降至第二次報告的6.44,這半年間稍微下跌0.02或0.3%,變化微不足道。

展望未來,我們會每半年進行民意調查及更新國際指數,以更新並改善「一國兩制」指數,亦會更新輿情指數以衡量媒體的最新情緒,以供決策者及公眾參考。

  1. 兩輪報告的評分變化

兩輪報告的評分可能受到期間的政治爭議影響而變化:

  • 高等法院裁定四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
  • 「13+3」示威者被判入獄:13名反新界東北發展的示威者及衝突公民廣場的「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
  • 十九大工作報告強調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 立法會透過修訂議事規則限制拉布;
  • 中國訂立國歌法 ;
  • 立法會通過關於一地兩檢安排的無約束力議案。

上述事件可能令市民和國際智庫對「一國兩制」的評價有負面影響。在第二輪調查中,我們加入以上大部分事件,以衡量市民的反應。

(1)  指數A市民對「一國兩制」概況的評價

由於本輪的問卷調查經過修訂,兩輪調查的指數A不能直接比較。修訂只影響九條問題其中一條,另外八條問題在兩輪調查均相同,分數可以直接比較。

圖一:市民對「一國兩制」概況的評價:兩輪調查的比較

這八條完全相同的題目中,有五條的得分下降了:特區自行處理行政事務、獨立司法權、獨立立法權,言論自由,成功落實 「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鑑於上述政治爭議,這五個分數下降並不令人驚訝。

兩條問題的得分上升了,即「透過對話協商解決內地與香港矛盾的信心」及「循序漸進落實民主政制發展」。這兩個問題的得分可能因為林鄭月娥嘗試修補社會撕裂而有所改善。

比較兩輪調查,平均分由第一輪的4.88下降到第二輪4.84。跌幅為0.04或0.8%,變化微不足道。基於兩輪調查期間發生不少政治爭議,指數A的跌幅較預期中輕微。部分的原因可能歸因於林鄭月娥的新一屆施政下,政治氣候有所改善而引致。

(2) 指數B —「自由民主指數」

指數B為三項指數的平均分,分別為卡托研究所及菲沙研究所編制的「經濟自由指數」及「個人自由指數」和經濟學人智庫編制的「民主指數」。香港在經濟自由方面一直名列世界第一,在個人自由方面也名列前茅。

最新發表的「經濟自由指數」和「個人自由指數」只反映2015年的數據。我們參照卡托研究所及菲沙研究所的計算方法,將數字更新至2016年。香港的「個人自由指數」從2008年攀升至2014年的高峰,隨後回落。「民主指數」從2008年攀升至2015年的高峰,隨後同樣回落。鑑於國際社會對香港近期的政治事件反應負面,這些指標的下降並不令人意外。

  • 「個人自由指數」從2008年的87攀升至2014年9.08的高峰,再回落到2016年的8.62,相當於5.1%的跌幅。七個子項目中,有四個子項目下降,即法治(下降8.46%),宗教自由(下降7.4%),結社自由(下降了22%),性別認同和關係(下降了7.5%)。
  • 儘管自2014年至2016年錄得下跌,香港的評分仍然不俗,與日本、台灣、南韓及新加坡等鄰近發達地區相近,說明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保持了高度的人權及人身自由。
  • 香港的「民主指數」從2008年的85上升到2015年的6.50,排名由第84位提升至第67位,相信與立法會增加直選議席有關。但在2016年下降至6.42在2017年再降至6.31。香港的得分低於日本,台灣和韓國,與新加坡相約。由於香港未能普選行政長官,所以排名未算突出屬意料之內。

因數據所限, 我們的指數只能更新到2016年,把指數B更新至2017年的數據仍未齊備,不過我們可以從部分已經發表的數據,推測2017年的走勢。 「民主指數」(佔指數B比重的1/3)在2017年下降了1.7%。同期香港在自由之家「世界自由報告」中的得分從61下降到59,下降了3.3%。「世界自由報告」主要反映個人自由,完全忽略了經濟自由,不及我們的指數B全面。 儘管如此,這也意味著香港2017年的個人自由指數將會繼續下降。

按美國傳統2018年的報告,香港2017年的經濟自由指數上升了0.45%。基金會的經濟自由指數,與卡托研究所及菲沙研究所的「經濟自由指數」十分相似,不過香港經濟自由指數的輕微上升,難以抵銷民主指數及個人自由指數的下跌,相信指數B於2017年將會進一步下降,反映國際智庫對香港的民主及自由狀況十分關注。

在2017年,雖然國際智庫對香港的評價趨向負面,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評價卻有所改善。我們的兩個民調只涵蓋2017年下半年,不能顯示2017年6月之前的趨勢,不過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從1993年開始,便進行季度民調,調查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港大民研在2016年四次季度調查中,市民對「一國兩制」信心的平均淨值(有信心減去無信心的百分比)為 -1.5%。在2017年四次季度調查中,平均淨值為 +4.6%。2016年至2017年,市民對「一國兩制」有信心的淨值上升了6.1%。

我們的「一國兩制」輿情指數在2017年也大幅改善。輿情指數從2016年12月的84點上升至2017年12月的97點,上漲15.6%。媒體情緒的大幅改善似乎與行政長官換人有關。前行政長官梁振英於2016年12月宣布放棄連任,而新一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2017年3月底當選,並於2017年7月1日開始新一屆任期。在第二次電話調查中,市民對她新一屆的施政也普遍正面。

香港市民與國際智庫的觀感有分歧,背後的原因似乎是香港市民對於行政長官的人選變動非常重視,而國際智庫則大都忽略了這種轉變。這種分歧亦突顯了同時納入香港市民和國際智庫的意見,對編製一個均衡的「一國兩制」指標相當重要。

  1. 電話調查的熱門議題

(1)  兩輪調查的共同熱門議題

  • 在實踐「一國兩制」的過程中,當內地與香港出現矛盾時,責任屬於內地或香港,最多市民選擇「一半半」,反映中央及香港雙方都需要反思自身的責任。
  • 因為對「一國兩制」「冇信心」而計劃移民的比例為7%,比上一輪調查的9.4%下降,是可喜的發展。
  • 兩輪調查的結果同樣顯示,市民對今屆政府是否需要就二十三條立法進行諮詢的取態兩極分化,並無共識,執政者要小心從事。

(2)   第二輪調查加入的新議題

  • 對中共十九大工作報告強調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市民反應負面:3%市民表示「擔憂」或「非常擔憂」中央對香港政策會收緊,衹有31.6%表示「不擔憂」或「非常不擔憂」。
  • 對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拉布,市民反應正面:3%市民表示「同意」或「非常同意」,只有32.4%表示「唔同意」或「非常唔同意」。
  • 市民對林鄭月娥上台後普遍感到正面:7%市民認為社會撕裂「冇變」,42.3% 認為「減少」,只有7.0%認為「增加」。
  • 大多數市民支持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方案,52%市民「支持」或「非常支持」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方案,只有6%市民表示「唔支持」或「非常唔支持」。
  • 多數市民認為政府的一地兩檢方案對「一國兩制」並無影響:5%市民認為方案對「一國兩制」「冇影響」,32.2%認為有「負面影響」,15.3%則認為有「正面影響」。
  • 市民對訂立國歌法有一定擔憂:4%市民認為訂立國歌法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37.3%認為「冇影響」,18.3%則認為有「正面影響」。

雖然香港市民對中央政府收緊香港政策和制訂國歌法有擔憂,但是香港市民對近期的爭議依然務實。就高鐵一地兩檢安排會否抵觸《基本法》的政治考慮相比,他們更重視運作效率。他們亦重視立法會的有效運作,多於無休止的辯論。他們也對拋開政制改革的爭議,轉而聚焦於改善民生的林鄭月娥有正面的印象。即使兩次調查之間發生了許多政治爭議,市民所表現的務實態度,與他們對「一國兩制」的評價基本不變相當一致。這種務實態度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市民對於內地與香港能夠通過對話和協商來解決衝突的信心有輕微上升(問卷題目9)。

  1. 對「香港人」及「中國人」的身分認同

(1)  對「香港人」和「中國人」的雙重身分認同

  • 兩輪調查中,大部分市民(第一輪為9%,第二輪為56.1%)都對「香港人」及「中國人」身分有高度認同。以10分為滿分,市民對「香港人」及「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在過去半年都上升,依次從2017年中的7.75分及6.63分,上升至2017年底的7.93分及6.71分。
  • 兩輪調查統計分析都發現市民對「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認同呈現明顯正相關,即越認同「香港人」身分的市民亦越認同「中國人」的身分,反之亦然。「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認同相輔相成,這也是落實「一國兩制」的有利條件。
  • 由於多數香港人擁有「香港人」和「中國人」的雙重身分認同,傳統民調(例如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限制被訪者在兩個身分(「香港人」和「中國人」),或者四個身分(「香港人)、「中國的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和「中國人」)之間作出選擇是偏頗的。因為他們隱然把「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分對立,未能反映兩種身分認同在過去半年有所加強的情況。

(2)  不同組別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

  • 在第二輪調查中, 所有年齡組別(18歲到70歲或以上)對中國人身份都有較強認同,評分都大於4 (中位數)。與第一輪調查比較, 大多數年齡組別(包括年青人) 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都有所加強。 所有教育組別(小學到研究院) 對中國人身份都有較強認同,評分都大於4 (中位數)。與第一輪調查比較,大多數教育組別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都有所加強。
  • 建制派和中間派對中國人身份都有強烈認同,其認同感在近半年更進一步加強。
  • 民主派對中國人身份認同的評分雖然稍為大於中位數,不過其認同感在近半年有所減弱。本土自決派對中國人身份認同較弱,其認同感在近半年更下降。民主派和本土自決派(佔樣本23%)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與大部分市民越走越遠,情況令人擔憂。
  • 青少年(18至29歲) 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雖然在最近半年稍為上升, 惟仍然僅僅是大於中位數,決策者仍須努力培育青少年對國家的認同 。
  1. 「一國兩制」輿情指數
  • 「一國兩制」輿情指數從20家本地報章搜集123,000多篇報導,逾6,100萬字,藉此透視大眾傳媒對「一國兩制」的感受及意見。媒體所傳遞的情緒是形成民意的重要因素,故此,「一國兩制」輿情指數補足了我們的「一國兩制」指數。
  • 在長遠角度,如資源許可,輿情指數能為民意形成開拓更多研究機會。輿情指數能以高頻率編製(如每月),因為它不受以調查方式收集民意時所產生的滯後影響。它亦可以調查特定重大事件(例如高鐵一地兩檢安排)對媒體情緒的影響,或比較本地及海外媒體的情緒。
  • 輿情指數的基數月份定於2017年7月,即香港特區成立二十周年。數值由1998年4月開始至2017年12月。我們將「一國兩制」輿情指數的整體趨勢與兩項常用的民調進行比較,即香港電台和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就市民對「一國兩制」看法的調查。「一國兩制」輿情指數的趨勢與兩項民意調查相似:2000年年初上升至2007年左右的高峰,然後在2014至2016年,「佔領中環」及「旺角騷亂」期間跌至低谷,隨後復蘇。

「一國兩制」輿情指數的趨勢與近期的重大事件息息相關,尤其是2016年12月至2017年6月,「銅鑼灣書店」事件和「旺角騷亂」引起廣泛關注,使指數大幅下跌超過20點。然而,「一國兩制」輿情指數自2016年7月起反彈。梁振英在2016年12月宣布放棄連任後,指數有明顯升幅。2017年,林鄭月娥當選為行政長官時,升勢更進一步提升,指數從2016年6月的低點一共上升約24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