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香港 | 陳進雄 | 民主思路理事

在強勢美元的壓力下,多個亞洲國家的貨幣將面臨一場全面風暴。日元、韓元、越南盾、印度盧比、菲律賓比索和泰銖等多個亞洲經濟體貨幣兌美元匯率持續走弱,創下近年來的低位水平。例如,日元兌美元的貶值幅度超過了12%,達到了34年來的最低點。

美國官方聲稱美國經濟繁榮,股市達到歷史高點,引發了持續高位的通脹率,與預期的2%目標存在差距。但是,實際情況與美國官方宣稱的不盡相符。據美國聯邦政府數據顯示,2023年總稅收收入呈下滑趨勢,而政府支出持續增加,導致美國政府債務從2021年的30萬億美元增長至目前的34.5萬億美元,平均每100天增加1萬億美元。美國今年預計將支付8700億美元的利息,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1%。這一數字幾乎是2000年以來年均利息支出佔GDP 的1.6%的兩倍。今年,利息支出將超過國防預算,成為預算中最大的政府支出之一。

在龐大的債務壓力下,美聯儲被迫在長時間內保持利率不變,以保持國債的吸引力。與此同時,強勢的美元間接導致其他國家貨幣貶值。美國可以以相對低成本進口商品,同時以低價格收購其他國家的核心資產,進行大規模的全球資本收割,並從而降低自身的通脹壓力。

這種自私行為使許多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非洲國家,陷入經濟困境。例如,埃及正處於惡性通脹和經濟危機的邊緣。埃及的公共債務已經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90%以上,大部分收入用於還債,難以支撐政府的日常運作。糧食價格飆升,人民的生計受到嚴重威脅。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相對穩定,與其他亞洲貨幣相比,波動幅度較小。今年,中國在電池、新能源汽車、光伏等科技產品出口方面全面發力,超出市場預期,推動了第一季度經濟增長達到5.3%。這證明了中國經濟具有強大的韌性,並準備好應對由美國高利率引發的危機。然而,僅靠中國的單打獨鬥並不能解決這場危機,唯一的機會在於各國能否擺脫以美元為核心的貨幣體系,減少受美元匯率操縱的風險,才能避免被美國任意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