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專論

《香港與新加坡的政治與經濟結構和管治能力的比較》

脆弱的政治環境持續阻礙香港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機會。而新加坡已悄悄在經濟發展和整體競爭力上超越香港,香港在政府投入和發展政策措施遠遠低過新加坡。香港政府沒有好好利用「深圳-香港創新集群」這個優勢不單讓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積壓的民生問題一直未能解決, 更讓內部張力也不斷增加。

香港在過去一直能夠維持在沒有民主選舉的情況下,仍基本上保持自由和有充足的人權保護的「混合現狀」。有外國學者觀察在「一國兩制」這問題上,中央政府和香港從來都是「雞同鴨講」。一邊講:「主權」、「繁榮」、「穩定」。重點是要以「主權」為先。另一邊香港一般市民大眾和國際社會追隨的卻是:兩制之下的:「高度自治」、「自由」、「民主」(民主選舉過程), 以至香港政治制度的不穩定因素遲遲無法平息。

反觀新加坡的管治模式有很多值得香港學習的地方,例如新加坡的統治精英已經過人民行動黨的篩選和訓練,而且要通過選舉成為國會議員才能加入政府,並不僅以學歷或出身背景作區分。部長級官員一旦失去黨內支持或國會議席便要退出政府。基本法的原來構思是由一個沒有政黨背景的行政長官和高素質的公務員團隊去管治香港。由於現時的政治問責官員,絕大部分都沒有真正的政治練力,真正掌握香港政府政權力和策方向的,很多是使命感不足和沒有充分戰略思維和沒有面對選舉或中國共產黨的內部競爭的政務官。

針對國家安全問題,新加坡政府一方面聘請世界級廣告公司,協助政府向國民正面宣傳新加坡的潛在危機和優勢。另一方面努力建設社區設施、完善社會保障制度,務求在危急時得到人民的完全支持。個人認為,處理香港的國家安全問題,目前重點應該放在如何在一至兩年之內急速提升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回復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和對生活的幸福感(特別是解決住房問題、退休保障等問題)。

香港的財政和公共開支政策,從殖民時代至今,一直受制於「積極不干預」和「量入為出」的理財哲學,讓社會經濟發展問題一直擠壓。政府必須要知道人民想要什麼,而且有能力推出政策逐步實現市民大眾的願望。香港能否借「修例風波」和「新冠疫情」找到重回正軌的機會利用國家支持去重建香港,利用香港自由開放的環境去擔當起和變成為中國對外的前哨站,並從過程中協助國家發展的契機還是有待觀察。

專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