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文章

假見證


明報 2019-10-11 D05 | 時代 | 法政隨筆 | 湯家驊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非常尊重所有宗教或信奉宗教之所有人士。我相信宗教是正義的,是導人向善的,是能安定人心的。進行宗教活動的地方更是動亂中的庇護所,是宣揚以和平、博愛拯救社會的大本營。但是到了今天,實在太多以宗教之名去做一些文明社會不容之事,令人錯覺某些宗教比邪惡更邪惡。 記得十戒中第九戒教誨世人不要作假見證。我曾經感到奇怪:為什麼戒條不提及說謊,卻規範假見證呢?人成熟了,我漸漸明白這是突顯出作假見證比說謊更邪惡、更不可接受。說謊不一定出於邪惡意念,但作假見證之目的是要顛倒是非,把假的證實為真的,把對的證實為錯的。作假見證的人地位愈高,假見證的影響力愈大,這才是假見證的最大害處。因此從宗教角度而言,假見證比說謊更大罪。…


《緊急法》法律基礎何在?


星島日報 2019-10-10 A13 | 每日雜誌 | 慎思而行 | 湯家驊 特區動亂不斷升級,已到了近乎難以控制的情況。特區政府在各方重大壓力下,終於運用《緊急法》賦予之權力訂立《禁蒙面法》。一如所料,反對者,包括一些有資深法律背景的議員隨即說這是「極權政府」所為、《緊急法》「試圖繞過立法會」和「違法、違憲」等等。究竟這些指控有否法理或事實基礎? 一條訂立「規例」的條例…


天淵之別


明報 2019-10-04 D05 | 時代 | 法政隨筆 | 湯家驊 從來沒親歷過戰亂,但我厭惡戰爭。不要問我原因,總之便是這樣。所以從來對閱兵沒有太大興趣,但職責所在,每次獲邀我也欣然以赴,這次也沒有例外。但今天坐在天安門廣場這裏,在數以十萬計的人群中,看見、聽見那種出自肺腑的熱情及對祖國的祝福,很難感受不到那股強烈的歸屬感和自豪感。 沒錯,中國五千多年來屢受外族所侵,歷盡被人欺凌、侮辱和踐踏的悲痛過去,今天終於抬起頭、站起來,不但再不需忍受他人的欺負,更與其他世界大國分庭抗禮,怎會不受感動?…


不是領袖的領袖


明報 2019-09-27 D05 | 時代 | 法政隨筆 |湯家驊 上星期獲邀出席一項學生領袖選舉活動,主辦單位要求我就領袖這議題與各同學分享我的想法。我對同學說,我認為領袖最少可分兩種:一種是行業或界別的傑出領袖,另一種是社會精神或意見領袖。我主要與同學分享的是後者。 首先,精神或意見領袖必須是追隨者公認和接受的,而不應該是個人吹捧的。為何這樣說?是因為我認為一個人無論領導才能多麼出眾,假若他渴求領導地位,往往會把個人的利益和前途,放在追隨者的理想和權益上。這種人貪慕虛榮、戀棧權位,是一種極為危險的領袖。 同樣重要的,是領袖的誠信和分辨是非的能力。雖然美國總統林肯說,從政者可以永遠蒙騙某些人,或許也可以在某些時間蒙騙所有人,但絕不能永遠蒙騙所有人,一些傑出並擁有廣泛支持者的領袖只需要蒙騙社會部分人,也可以造成翻天覆地的破壞;到支持者夢醒之時可能已覆水難收。…


「一國兩制」懸於一綫


星島日報 2019-09-26 A15 | 每日雜誌 | 慎思而行 | 湯家驊 回歸二十多年以來,累積的反中情緒終於藉着修例風波全面爆發起來。這股一發不可收拾的激情主要源於對「一國兩制」存在誤解和幻想引致期望嚴重落差,已到了一個再不能輕視的地步。要正視這些誤解和幻想,社會必須進行一次可能是非常痛苦但必要的互相剖白,把「一國兩制」的界綫重新劃個清清楚楚。 港民主發展承諾始於《基本法》   在這方面,可能最嚴重的誤解和幻想,是特區的民主發展乃源於《中英聯合聲明》。事實是,無論在特區或國際間,有不少人堅信香港的普選是一個中國向英國在取回特區主權時所作出的重要承諾,因此到了今天,仍有人跑到了英國、美國聲稱香港沒有民主「是中國嚴重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因此英國以至其他歐美國家應盡力確保中國「履行」《聯合聲明》中的國際承諾。…


基於誤解的評級


早前兩間國際信貸評級機構分別把特區評級下調一級及把展望改為負面。評級改變的唯一原因是最近修例風波所引起的社會動盪。理論上,信貸評級機構關注的應該是地區的整體財政及政治制度是否穩妥,而非一般短期的社會狀况變化。以特區而言,我們財政健全,有豐厚的財政儲備,有堅實的匯率保障,非一般其他地區可媲美。 事實是,示威人士曾最少兩次公開呼籲衝擊金融體制,包括發動擠提,但並沒有引起廣泛認同,結果衝擊總算失敗。在制度上,特區金融體制受到憲法保障,無論財產、資金、貨幣等之自由流通、政府收支平衡、不實行外匯管制等,皆有明確《基本法》條文所規定和保護,過去亦從沒中港任何一方違反該等條文之先例;這均顯示外界在這方面的憂慮實是毫無根據。…


仇恨與公義社會


一場修例風波帶出了我們社會最醜陋的一面。滿口自由、民主、公義的人卻每天欺凌、歧視和仇恨不同意見者,以至警察及其家人,便是連剛上學的小孩也不放過。毋庸置疑,這些行為是公義社會的最大敵人。很多人口口聲聲說要爭取《國際人權公約》下的自由和權利,卻對《公約》第一條說明不得把《公約》解釋為個人行為可破壞《公約》確認之任何一種他人之權利和自由的條文一點也不理解。他們也忘記了第七條規定任何人不得施予他人不人道或侮辱之行為。他們更漠視了第十七條告誡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不得受無理或非法侵擾和第二十四條所有兒童皆有權享受社會給予之必須保護而不受任何歧視之明確規定。 禁止宣揚仇恨的法律…


尋找真相與和解 絕非和稀泥


Sing Tao Daily |  2019-09-05  | A15 |每日雜誌 |慎思而行 |By 江肇恒   民主思路早前倡議,參考南非九十年代處理種族隔離政策的案例,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下稱「真委會」)。方案提出後,有意見認為「真委會」只是獨立調查委員會的「A貨」,作用存疑。本文將嘗試釐清「真委會」的實際功能和權力。   「真委會」權力不比獨查少…


暴力與武力 


Ming Pao Daily News 2019-09-06 D05 | 時代 | 法政隨筆 | By 湯家驊   修例風波轉變為仇警運動更愈演愈烈,市民看在眼裏痛在心裏,任何地方的騷亂也有一最大共通點,便是指控警方濫用武力(police brutality)。騷亂者打警察不是新聞,警察向騷亂者動武才是新聞,這情况在香港也不例外。騷亂者看正傳媒這種心態,一有機會便會在互聯網製造和廣傳不少拼圖,以鋪天蓋地的形式指控警察胡亂「打人」。究竟我們應怎樣看這些指控?…